雨ニ唄エバ 忍者ブログ

少年アリス / 少年艾利斯 其二 斯卡拉歌剧院大街

[※ 斯卡拉歌剧院大街,位于意大利米兰。]

从东方天空现身的满月正缓缓爬上华盖南侧。空气平稳,夜影朦胧。大街两旁排列的电线杆和路灯,继续支撑着悬挂月亮的舞台的华盖。耳丸领着艾利斯与蜜蜂向前走去。

“蜜蜂,其实你很怕独自去学校吧?”艾利斯坏心眼地问。

“没这回事呀。”蜜蜂的声音很小。

“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要带耳丸来?”

“它自己跟来的啊。我明明是一个人从家里出来的。”

艾利斯噗嗤笑出声。蜜蜂总是这样。无论什么事都直接接受,甚至对朋友艾利斯也坦然展现自己作为被哥哥捉弄的弟弟的典型一面。

“笨蛋啊。我是开玩笑的啦。”
听到艾利斯这样说,蜜蜂露出烦恼的表情。他哥哥也在期待着这个表情吧。

“耳丸可能就是你哥放出门的。”
艾利斯坚信不疑。

“为什么?”蜜蜂发出抗议般的声音。

“因为他担心蜜蜂的安全呀。”

“怎么会。对我说去把彩铅拿回来的可是我哥啊。”

“所以嘛......”艾利斯刚一开口,蜜蜂就打断了他。
“要是那样的话,一开始别说要我去拿就好了。我故意没带耳丸出门的啊。”他生气地说。

艾利斯能够很容易想到蜜蜂家的情况。固执逞强地独自从玄关出去的蜜蜂,和见此情景慌忙从二楼下来的他哥哥。他以为蜜蜂应该会带耳丸去所以安心地强迫弟弟,而弟弟本人也清楚哥哥的小九九,对耳丸理都不理直接出了家门。不用说,自然是在期待哥哥在身后放出耳丸。

“有什么好笑的嘛。”
蜜蜂埋怨一个人笑得起劲的艾利斯。

“蜜蜂的哥哥真厉害呢。”艾利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因为他连耳丸不会经过我家门而不入这件事都算到了。”
 
正是如此。作为通往学校的上学路线,这条卡斯拉歌剧院大街正对着艾利斯家。耳丸从来没有路过艾利斯家而不进去的时候。蜜蜂的哥哥,是确信艾利斯会加入这次冒险,才教唆蜜蜂的。陷入哥哥的计策的弟弟,与忐忑不安等待弟弟归来的哥哥,一想到他们,艾利斯就为自己没有兄弟而感到寂寞。对自己来说,蜜蜂这样的朋友能填补兄弟的空白吗?另外,对于蜜蜂来说,自己又意味着什么呢?艾利斯一边思考着那些事,一边走着。

原作:長野まゆみ『少年アリス・其の二、スカラ座通り』
翻译:萩
PR

假名书写笔顺

※ 图片来自网络。

重拾日语学习

从自娱自乐翻译『少年アリス』开始。

少年アリス / 少年艾利斯 其一 手工卵

那是一个听得到睡莲盛开的声音的月夜。艾利斯关掉房间的灯,月光照射到有着编织花纹的床单上,他把刚做好的石膏卵放在床单上凝视。磨光的表面沐浴着月光,宛如钟乳石那般水灵灵地闪着光。

这时,悬挂着杨柳窗帘的玻璃门外传来了耳丸的叫声。艾利斯从来没听错过耳丸的声音。那是朋友蜜蜂养的狗。

“艾利斯,能出来一下吗?”
那是蜜蜂的声音。艾利斯将身子探出屋外的凉台,却没有看见蜜蜂的身影。古老的石头凉台的柱子上缠绕着凌霄花的藤蔓。白天开过的花如盆栽浅盘,收集着倾泻而下的月光。蜜蜂或许就在这树下吧。听得到耳丸啃草的声音。

“怎么啦。已经过八点了哦。”
艾利斯心里有了眉目,朝凉台底下说。

“嗯。”
蜜蜂支吾地应道。

“怎么了嘛。”

“现在正要去学校。”
蜜蜂的回答让艾利斯陷入了混乱。

“现在是夜晚啊,蜜蜂。”

“也给艾利斯看看吧。从哥哥那儿借来的三十六色彩铅。我来这儿时把它们忘在教室里了。”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看来蜜蜂又被他哥不讲道理地刁难了。

“去取回来,他是这么放话的吧。”
艾利斯憋着笑问道。

“正是。他说今晚要用呢。”
蜜蜂的话语伴随着叹息。蜜蜂的哥哥有着不许人说不的性格。艾利斯的眼前浮现出他脸不变色地摆布蜜蜂的情景。

“那么,我该怎么做?陪你一起去吗?”

“我并没有害怕哟。”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来约我呀?”
艾利斯觉得有趣。

“难道艾利斯你不想看看吗?夜晚的教室,走廊呀楼梯,我想绝对比白天更有意思哦。”

蜜蜂连自己被戏弄了都不知,想展示自己不怕孤身夜行,却反而陷入泥潭。他哥看透了蜜蜂的性格,故意刁难他而乐在其中。可是他哥也会在下雨的午后,特意在回家路上等候没带伞的蜜蜂。蜜蜂的哥哥和他的关系,令没有兄弟的艾利斯羡慕。

“夜晚的学校啊。”
艾利斯低声自言自语,把放在床单上的石膏卵滑进麻织裤子的口袋里,走出了房间。


原作:長野まゆみ『少年アリス・其の一、細工卵』
翻译:萩

プロフィール

HN:
HP: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気まぐれに勉強中。

ブログ内検索

P R

Copyright © 雨ニ唄エバ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